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店铺展示

年前赋闲在家些许日子 不勤快的身子被养得更加慵懒

时间:2017-08-24 16:16

 整日里无所事事,每天不是看看书,浏览一下文学网站,就是去书店打发时间或者公园的凉亭里看几个老人在料峭寒风中咿咿呀呀地唱。
  
  夸夸老婆洗的衣服干净,地拖得亮,老婆高兴,我也落得清闲。但是一家的饮食我必是承担下来,每天儿子想吃什么我便去市场上挑选购买,不知不觉间我也跟着沾光:脸的轮廓变得有些圆,腹部也有些微隆了。
  
  开年上班,重新融入这个一切节奏都很快的大都市。每天都是很早地起床,赶公交,挤地铁。起初几天总是担心脚脖子再出毛病,谢天谢地!一个星期下来,脚脖子总算经受住了考验,可是养嫩的脚底板却没有承受了每日里不停地奔波,好家伙!起初是每个脚一个血泡,再后来左脚又加了一个水泡!一个好友说你的脚底板太嫩了,是啊,有些嫩,嫩得可以掐(挑破)出水(血水)来。真是祸不单行,感冒、嗓子疼、拉肚子接憧而来。只几天功夫,圆脸不圆了,就连微隆的腹部也回复了原来的平坦。我自己戏谑说,我快变成一个玻璃人了!
  
  唉!过了这个黑色的星期就好了,对我而言的。
  
  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啊哦,啊哦咿,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啊嘶嘚……”一曲《忐忑》响起来!李总从桌子上拿起vertu,手机屏幕上显出南文雅三个字,是妻子打来的。
  
  “老公,咱儿子咳嗽得又厉害了,这可咋办啊?”电话那端传来了文雅焦急的声音。
  
  “啊?你先不要慌!这样,你带着他打个出租车去市一院,不用挂号,直接到呼吸道科室找王亮王医生,他是我高中同学。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我从这边去,马上就到啊!”
  
  机灵的秘书小张听了李总接电话的声音,推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熟练地从衣柜里取出了一件外套,递给了李总。
  
  几分钟后,从康雅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里驶出了一辆黑色奔驰。
  
  出了地下室,李总不敢开快,外边的雾霾大得很,能见度不足50米。这鬼天气!李总打开了闪光灯。
  
  幸福大道上的车很多,也有点堵,一辆跟着一辆,犹如一个个的硬壳虫整整齐齐地排着队,场面甚是壮观。堵车再加上雾霾,不得不走一段停一段。
  
  雾霾铺天盖地,到处都是,有时一大团一大团的。一辆辆小汽车钻进了这团,几秒钟后钻出来,得了几秒钟的光亮,又钻进了下一团。李总急得一会儿低头看看时间,一会儿抬头看看旁边有没有空车道……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李总见到了妻子南文雅、宝贝儿子和王医生他们。
  
  “真是稀客啊!欢迎李总大驾光临,哎呀!我说老同学,现在见你一面可真难啊!记得上次我们见面还是三年前老同学的聚会上。这次要不是侄子有病……”
  
  “不好意思啊!王哥,我也想过自由自在的日子。可现在,你看,整天有处理不完的事。忙啊!”李总无奈地摇了摇头。
  
  “喂!我说老弟啊,钱挣多少是个够啊,你看咱那一届老同学,谁有你混得好!不说别的,就那栋大楼,用你们两口子的名字命名的康雅大厦,谁能造得起!”王医生今天见到了铁哥们,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
  
  “对了,看我只顾给你说话啦!竟把正事给忘了,我给小侄子检查过了,小侄子的呼吸道是受近几天雾霾的影响加重的。我给他开了几天的利咽冲剂,回去后按时冲服就行了。这几天呢,尽量不要让他出门。你瞧瞧这雾霾,空气里一股呛人的怪味!”王医生说着,向窗外扫了一眼,皱了皱眉头。
  
  窗外,虽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仍然是灰蒙蒙的混浊一片。
  
  “是啊,你看这城市里还能住人不!前天看新闻上说,据统计,我们S市去年365天没有雾霾的天数不超过45天!你听听,几乎天天有啊!”李总听了王医生的话接了几句。
  
  “我都准备去郊区买房子住了。”
  
  “啊!你有这打算?”
  
  “有,早就有了,郊区的空气多新鲜啊!”
  
  “嗯,我一个朋友,在灵山脚下开发了几个楼盘,那边有山有水,环境不错,最重要的是那一片没有工厂。空气好!”
  
  “不行就去那买!”
  
  “我们也有这个想法,就算是为了孩子吧。”
  
  三十多年前,一个仲夏的午后。
  
  蓝天白云下,一个三面环山一面傍水的小山村,村东头的一条小河里,几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光着屁股蛋嘻嘻哈哈地捉一条游来游去的小鱼,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不时地传向远方。
  
  岸边,几只波尔山羊悠闲悠哉地吃着草。
  
  “嘟嘟……”的一阵马达声从远处传来,一个小男孩扭头看了一下,很快地淌回岸边,抓起一个小裤头就穿,还没等提好,便撒丫子朝岸边的羊肠小道方向跑去。羊肠小道上,一个男子骑着个电驴子朝这边驶来。
  
  “胜叔,等等我……”看到骑着电驴子的李胜,小家伙边跑便朝他挥手,“胜叔,啥时候带我进城玩啊?”
  
  “康康,在这放羊呢!我不是给你说了吗,你要想进城玩你得求你爸爸,我一个人可不敢带你去城里玩。”
  
  几天后,小李康一行三人出现在S市的大街上。
  
  小李康瞪着两只忽灵灵的大眼睛,惊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康康,想在城里住不?”李胜笑着逗小李康。
  
  “想!”李康毫不犹豫地回答,一双大眼睛却还不放过大街上的任何一个景物。
  
  “要想在城里住,你得好好学习,争取每次考试拿第一才行啊!”
  
  “爸爸,我每次考试拿第一就能在城里住了吗?”小李康收回眼神,仰着天真的小脸蛋问爸爸。
  
  “你别听你胜叔瞎说。”
  
  “咋!哥,我说错啦!咱康康要是回回考试拿第一,还愁考不上个好学校,还愁没个好工作,还愁住不到这城里来!”
  
  小李康听了胜叔的一番话,牙根咬得紧紧的,一丝坚定的目光在他的大眼睛里闪现。
  
  从那以后,小李康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向不爱学习的捣蛋鬼,突然间变得好好听课了。课堂上小家伙的小身板坐得笔直笔直的,两只小手交叉地背在身后,两只大眼睛忽闪闪地不离前面的黑板。课堂外,再也看不到他与人打闹的幼小身影,你要是到教室一看,小家伙一准趴在那儿写字呢!
  
  放学回到家里,小李康总是很快地干完了爸妈交给他的任务。先去地里薅一篮子猪草,然后再换大半缸淘草水,
  
  喂喂鸡鸭。这些做完后,就又拿起了课本继续学习。
  
  城里一条条宽宽的大马路、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大楼、一辆辆风驰电掣的小汽车,已经深深地刻在李康的脑海里。好好学习,每次考试拿第一,考上大学,有个好工作,在城里生活一辈子。
  
  这年年底的期末考试,李康从原来的班级倒数第二名一下子窜到了全年级第一!这个成绩太令人难以置信!这小子抄别人的吧,可是他抄谁的呢,他可是全年级第一名啊。教导主任不信,就是进步也不能进步这么快啊,他亲自拿着书本上的难题考李康,天啊!那本书简直就像是被李康背下来一样。这次,教导主任彻底相信了李康的真本事!春节后的开学典礼上,教导主任特别表扬了李康同学,并号召全校学生向李康同学学习!
  
  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功夫不负有心人,李康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名校。又经过了四年的学习,李康毕业了。他被分到了S市的一家科研单位,李康儿时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最初在单位的几年里,李康踏踏实实地工作。在这几年的城市生活里,李康渐渐地了解了有钱人的生活水平和生活方式,李康羡慕了,心里不平衡了,就照自己的这个死工资,猴年马月能赶上人家的生活!李康的那颗不服输的心又波动了。
  
  一个月后,一张辞呈摆在了单位领导的办公桌上,李康要从单位辞职下海经商。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李康从一个不名一文的小科研员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身价过亿的大老板。漂亮的妻子南文雅又给他生了一个宝贝儿子。前几年,李康夫妇又在S市的市中心繁华地段买了一块地皮,投资三千万建起了一栋高档办公写字楼,并以他夫妇二人的名字给这座大楼起了个名——康雅大厦。
  
  如今的S市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穷S市了。现在的S市是个工业大市,是省内少有的创税大市。S市的国民生产总值在省内稳居前列。S市人们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换来这一切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改革开放初期,S市便已经建造了火电厂、化肥厂。近几年来,随着S市进一步的开发,在S市边缘地带,钢铁厂、造纸长、纸箱厂、瓶盖厂、汽车轮胎厂也一家家地建成投产了。这些厂子在给S市带来丰厚利润的同时,也给这个新兴的工业城市带来了灾难。
  
  有几个厂子对环境的污染特别严重。造纸厂、纸箱厂、化肥厂,工厂里生产过后的工业废水没有得到及时的、彻底的污染处理,便缓缓地流进城南的眉河里。原来眉河里自由自在游来游去的鱼儿不见了,长在河岸两边的水草初始的时候变得枯黄发黑,到后来干脆就寸草不生了。在滨河路上行走的人们,远远地就能闻到从眉河方向吹来的一阵阵恶臭!
  
  以前的蓝天白云成了人们心中的幻想。
  
  火电厂、钢铁厂、轮胎厂的几个又高又粗的大烟囱,一天到晚不停地向大气里排放着黑黑的浓烟,浓烟随风一吹,人们便会闻到一股股难闻的怪味。整个S市整天被烟尘、雾霾笼罩着。假如你穿件白衬衣在城里逛那么一圈,嘿!保管你回来以后身上的白衣服变成了灰黑色的!
  
  环保局每次检查这些对环境污染严重的厂子时,一次次地催促他们整改,甚至下达了停产整顿的命令。无奈这些厂子都是归私人所有,厂子的主人和市里的个别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市里的领导也想还市民一个蓝天白云、河水青青、鱼儿漫游的生活环境。无奈,为了每年的巨额税收,为了不想得罪个别领导人,更是为了政绩,他们对这件事竟然一拖再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却不了了之。
  
  李康夫妇的家在S市西二环边上,是一处独栋独院的洋房。洋房的四周,碧绿的草皮铺满了整个庭院,四季绿植如桂花、枇杷、香樟、玉兰恰当地点缀其中。
  
  时值中午,悠扬的轻音乐飘满了洋房的每一个房间。
  
  “文雅,过来,你看看这个地方怎么样?满意不?”刚从外边回来的李总从包里拿出一沓图纸放在桌上,“在灵山脚下一个小村子附近。这片楼盘的后面是灵山,前边有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最重要的是那儿的空气特别新鲜!”
  
  “我不用看了,你相中就行。”南文雅端着一杯刚刚榨好的果汁,递到李康的手里,“想想也是可笑!你小时候为了能够挤到城里来生活,都快变成学习机器了,后来终于如愿以偿了。可现在咱却为了能远离雾霾,远离污染,宁愿花钱跑到郊区农村那地去住。当初要是知道是这样,还不如窝在你老家不出来呢。”
  
  “不行啊,我们老家那一片也开发了,河里也没有鱼啦,空气也不好……”李康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些整天冒着黑烟的工厂厂主真是可恶!”
  
  “不光是工厂的黑烟,汽车散出的尾气也能……”李康给妻子补充了一句。
  
  “汽车尾气?”文雅听了老公的话,沉思了一下,给老公建议道,“不行我们就把咱的大排量汽车给换了吧,换成电动的,这样也能减少点大气污染。”
  
  “好的!换成电动的。减少污染,保护环境,从我们做起……”李康重重地点点头。
产品展示

网上澳门金沙官方网站 发现女性之美